追蹤
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等到了幸福感覺──寫給不良太太們以及其他

孩子小的時候,每天在她們的哭聲、笑聲以及奶瓶、尿布堆裡打轉。那時我會想到昔日職場的戰友現在又接了什麼案子?是不是正在那裡開會討論,甚至挑燈夜戰?在忙祿中即便辛苦,但因為事成後的成就感以及teamwork時有人為伴,總讓我覺得人生蠻幸福。過去的工作忙碌異常,很少有時間坐下來喘息,更別說是閱讀或像現在的人那樣上網,每個同事都非常「阿信」,所以同事們不管優不優秀,慢慢一個個也都登上高階主管,總經理也比比皆是。只有我轉行成了家庭主婦。(登上高階主管其實不關優秀,這也是我後來才知的事。) 可能是太過虛榮,即便照顧初生幼兒蠻累,我也堅持不肯放棄剛搭上線的寫作與翻譯。因為怕填寫資料時填上家庭主婦很沒面子,萬一同學同事相約,和她們之間沒有話題。文字工作的薪水非常微薄,先生不懂我為何累了還要熬夜趕稿,他不知道太過仰賴精神生活的我,不能閱讀和書寫,人生將是蒼白一片。 即便維持著工作狀態,但在過去的朋友眼中,我還是從人間蒸發了。所有的聚會我幾乎都去不成,即使抽出空閒,話題也搭不上。意興闌珊,電話不再,朋友不再,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我懷疑自己得了憂鬱症。 我出第一本書時,出版社安排了不少的宣傳活動,上財經電視節目打書、上廣播通告。可惜這些效果都不大。倒是台北市推行「垃圾分類」之初,有個在電視台做主播的朋友要做專題,知道我素來環保,跑到我家來拍我如何做垃圾分類。那時我正大腹便便,記者在螢光幕上打出「孕婦XXX」,那天我接到好幾通昔日認識的人的電話,想知道那個孕婦是不是真是我的本尊。我也很勉強地應付一番。 憂鬱的情形我先生不知道,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他太忙、太辛苦養家了,我直覺不該把這些情緒告訴他讓他心煩。加上他其實也沒有時間聽我說話,要不就虧我讀書讀到頭殼壞了。 我知道他不是故意,但心裡還是很難受。 前一陣子讀一本《腦內乾坤──男女有別其來有自》。書上說產後的婦女因為賀爾蒙突然降低,大約有84%的人會出現產後憂鬱。比例之高嚇了我一大跳。我不知原因是否真出在賀爾蒙上,但光從網上往來的太太,即使表面上多愛說笑,但很多都不脫憂鬱的氣息。 這本書以科學為輔證,站在傳統女性的角度,認為女人喜歡清潔打掃、照顧小孩,工作對她們並不是那麼重要,所以某個程度上來說,薪水也不是那麼重要,女人在工作上得到其他的滿足──尤其是工作所帶來的人脈(人際關係)。 不知道是否不幸,我剛好是書上所說的「一小撮」不喜歡打掃工作,又蠻喜歡工作成就感的女人,所以讀這本書時,疑惑與不滿時而有之。即便不是女強人,但也不是傳統女人,是所謂「雙成就」的婦女──「期望自己既是好太太,又是傑出的專業人士,努力將男性與女性特質融和為一。但這些有事業的太太仍將家庭放在第一位,即使會犧牲事業也在所不惜;她們同時也需要親密伙伴的支持和鼓勵,才覺得可以放手一搏去追求自己的成功。」 也許這本書的觀點是正確的,因為我確實喜歡工作所帶來的人際關係,而且選擇這類型的工作,同時也不覺得金錢很重要,不能理解男人為何把賺錢當成那麼重要的事,而願意犧牲和家人相處的時間。 所以一個婦女放棄工作並非像書上說的那麼自然與快樂──因為她可能斷送了興趣、成就感和人際關係。 如果妳不是一個快樂的主婦,請不要被這些事打倒。不管有沒有人支持,還是要努力調整出自己的快樂模式。而現在我也不再以過去的成就模式來檢視自己,除了家庭,也發現人生還有更多值得關注的人與事。 如今我照顧陪伴小孩、讀書、寫稿、以及保持不太頻繁的人際互動,苦悶多時的繭居生活,總算是等到了幸福感。回頭看看過去,其實也沒那麼辛苦。 有時遇到一些上班的單身女性,偶爾從她們身上聞到一些羨慕或嫉妒。家庭、小孩、不必上班,這些別人夢寐以求的事,為何妳們還要訴苦?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可能吧?! 但並非每個女人都渴望被飬養。家庭有家庭的責任與煩惱,當然單身也是。每個人都該學著適應與改善,不得已也只好求助身邊的朋友或心理醫師。兩性關係不該是勝負的零合遊戲,也沒有誰是真正的「勝犬」與「負犬」,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參考書目 《腦內乾坤──男女有別其來有自》/安妮.莫伊爾,大衛.傑塞爾著/遠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