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買到《流浪在海綿城市》兼93年度所讀好書推薦

迷戀張惠菁文字的理由一如許悔之在這書的推薦序中所寫:「張惠菁的散文作品,說是散文,但已擺脫文類的限制,夾敘夾論,有抒情和虛構,…彷彿看見書寫的園地裡,一株新品種的花卉。」又說w她「文字的色調偏冷,但仍有關切的熱情放散,以及對知識、世界的好奇。」張惠菁的文字並不華美,而是讓文字所呈現的觀點散發一種獨特的魅力。 可惜讀完了《流浪在海綿城市》,發現張惠菁早期的散文, 不管在思考的深度, 文字的掌握及魅力都不太成熟 . 可見張是有很大進步的. 新掘起的女作家有張惠菁。男的很難不談及駱以軍。我也是今年才讀他寫的《我們》。同樣撩動人們思緒,和張惠菁抒情中夾思辯、冷靜中透熱情的感覺不同,《我們》裡大量的回憶和夢境,似真似幻的故事,讓同是五年級的我,有彷彿在記憶裡穿梭,但又分辨不出記憶可信度的過癮。 不管駱以軍是否承載過多的吹捧,但《我們》還蠻好看。題外話是,從《我們》一書裡,我察覺文字以外,駱以軍對妻子滲透出的深情。駱沒有在任何一篇文章中直接訴說愛意,可是大量描述生活回憶的文字裡,許多都與妻子有交集。駱以軍的種種努力,從「人渣」變成「高級知識份子」,除了發現興趣及才能所在,出於一種直覺,我認為和他愛妻子有關。(當然如果與嫉妒駱的男人談起,他們大概會說,駱的太太美成那樣,身為丈夫會拼一點也是人之常情,一點也不感人。不過我覺得當太太的還是會覺得很幸福吧!)恐怕只有我這無聊的太太才會去注意這件事,而這也讓沒讀過《遠方》的我,好奇別人口中說:「在駱以軍小說裡不斷被『我』蹂躪的妻。」到底是怎樣被醜化、鳥化? 散文今年讀了不少,但不少都是陳年作品。如季季的《攝氏20~25度》(爾雅)、余光中、蔡詩萍的精選集、年度散文選之類的書。年末還看了兩本新書值得推薦,一是齊邦媛的《一生中一天》(爾雅),以及平路《讀心之書》(聯合文學)。早些讀的,還有印象的是張讓的散文集《當世界越老越年輕》(大田)。 齊的《一生中一天》以高齡寫回憶、寫人,是至深至真又極素的文字。寫林海音的<失散>、寫<蘭熙>…讀了很難叫人不感動。 平路的《讀心之書》,在中時三少四壯刊登時,我幾乎必看。平路的細膩、聰慧與幽默感,以及一種在她的年齡和身份很難想像到的,帶著小女人天真可愛氣息的文字,讀來竟不做作。散文總能看到作者另一面的真實,這是我所相信的。只可惜這本書是報紙的集子,篇幅短了些,不像《壹週刊》給了張惠菁和駱以軍那麼大的揮灑空間。 詩今年讀得最多,至少讀了十個詩人的詩集。但總歸是因為之前讀得太少。另外也很喜歡以故詩人林耀德寫的新詩評論《一九四九以後》(爾雅)。 小說今年讀得少了,只反覆複習徐四金和米蘭昆德拉。台灣作家裡,讀已故的袁哲生和黃國峻。比較高興的是,真的一字一字慢慢讀完買了幾百年的《百年孤寂》。日本作家裡,讀山田詠美小說覺得很有意思。村上的《海邊的卡夫卡》擺了很久都沒翻,真是對不起! 也讀《深河》、《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這幾本不新且帶宗教味的小說。不覺得牧羊少年好看。近讀柯慈的小說,還在緩慢閱讀中。 重訂《聯合文學》雜誌,除了喜歡鍾文音的專欄,六年級新勢力裡的年輕作家,很喜歡李欣倫和甘耀明。讀「小說家讀者」網站,也是喜歡甘耀明的文字。 而非文學的書,是始終不停閱讀的項目。 拉雜推薦至此。 從事文字工作幾年下來,因育兒生活瑣碎吃力,加上缺少共鳴與激勵而心生迷惘。這兩年時間稍多,才知是自己讀得太太太少了。持續而穩定的閱讀之後,也才發現自己企圖心很小。即便不是從事文學創作的文字工作,但閱讀文學很有樂趣。閱讀本身就已經是極快樂的,能把所思所感寫下,便覺書寫是美妙的事。知道自己是有進步的,更是高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