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好想認識那個小學生

事實上,對我這個旁人皆曰都市味的女子(原因是我後來發現更喜歡「人」這種動物),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是非常嚮往叢林的。國中時我最喜歡科目便是生物,甚至拿出自己微薄的零用錢訂閱《自然》月刊。更恐怖的是,我會拿著2B鉛筆照著月刊上的動物解剖圖畫下來,我曾經拿過一張自己畫的魚解剖圖非常得意地給生物老師看,這在同年齡的學生中,或許不算太正常。若不是數學太差,作文不錯,我極可能選擇自然組學生物,現在背著包包、手拿望遠鏡,學起珍古德,選擇在非洲草原觀察獅子和大象。 至於《太空戰士》到底是什麼啊?想必我是太過傷心《動物世界》的停播,以至於完全沒有印象。 讀這篇文章體認到幾個殘酷的事實:1973年出生的徐國能顯然和我有代溝。即便像是對《楚留香》、《咪咪流浪記》這類的電視節目的記憶我們是重疊的。但是我的小學課本並沒有<寫信給電視台>這一課。雖然看書中徐的照片時,我覺得自己看起來不會比較老,但人類還是可以在記憶的交叉比對下,洩露出自己的年輪。這種事尤以在KTV點歌時最為明顯。 然而最殘酷的莫過於這句話:「這種背離民意基礎的杜撰在班上引起一陣嘩然,沒有人相信有這種「不上道」的同學……」老實說我有一種強烈的衝動,很想在網路上發一封尋人啟示,尋找當年<寫信給電視台>的小學生,證明這樣的信絕非杜撰,我們並不孤單。 不過這也解開我心中一個謎團,回憶童年,有段時間我的人緣的確很糟,或許是沒有人相信竟然會有我這種「不上道」的同學…… Pauline 2005/5/28 晚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