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裸體社交(舊文)

拒絕共浴邀請後不久,我也嚐到了在陌生人面前裸體的滋味。那是在一家家如雨後春筍的女子美容護膚中心。我並不做臉,但婚前及婚後都做過幾次身體的課程。所謂身體課程不外是紓壓及推脂。因為不愛運動,總幻想被人這樣推揉拍打,身上的贅肉就可以不翼而飛。每次脫了一身水,全身按摩了,是不是瘦了我不知道,舒服倒是有一點。做這些課程必須脫光,還好對方是專業人士,並且會適時蓋著妳的重要部位,幾次下來,真的就無所謂了。

然而某次聽到鄰床做胸部課程,拍打之聲令人心驚肉跳。服務小姐一邊說著:「這樣打是真的有效的!」從A要拍到D,我看是會打得很慘。況且撫摸胸部多麼敏感?

聽說這樣減肥和健胸多少是有效的,但效果和花費恐怕不成比例,把這類SPA當成休閒活動,或許比較符合經濟效益。總之想了又想,在同學的鼓吹之下,我決定轉往健身房報告。

健身房裡先進的機器,對有心鍛鍊健美身材的人具有催眠作用。但真正令人驚奇的還是更衣盥洗室。第一次去這家大型連鎖健身中心,置物櫃不知數百,但有拉簾的更衣間只有兩三個,走進去換衣服的只有呆呆的我一個。其他人全是站在櫃子前,當場就把衣服脫了。當了一次二百五之後,我決定也要坦蕩一點,第二次來,就身手俐落地脫了。

妳若問我:「都赤身裸體,怎麼不怕別人看?」我可能也會回說:「有什麼好看的?大家身體構造都一樣,頂多胸部有大有小而已,怕什麼?而且又不是只有妳給別人看,別人也是在給妳看啊!」說是這樣說,但眼睛總會飄到比較特別的,並且在腦海中自動停格。太老的、太肥的、太瘦的、太美的。

其實大家雖然都脫,但正常一點的還是會圍上浴巾,比較有趣的是一些人真的就這樣光溜溜的走動,甚至站到鏡子前去。

自以為思想開放的我,在比較之下,終於不得不承認自己行為保守。

多方印證之後,個人習慣是:洗澡還是在家裡洗最舒服,身體還是只有在愛人面前才不必遮擋。私人禁地,觀眾不宜。


推薦閱讀:
《物語日本》,茂呂美耶著,遠流出版
(這本書我最最喜歡的是忍者物語。讀時一直幻想自己是忍者或忍者之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