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偷情》的誠實與謊言(舊文)

回到《偷情》的場景,頭一個嚴重的謊言出自作家丹的惡意玩笑。他在網路上假扮成自己心儀的對象安娜,將自己的意淫想像對著在網上求歡的醫生賴瑞進行徹底的解放,卻意外造就了安娜與賴瑞的一段關係。

掀開偷情的理由,丹的心思最為清淺。他戀上安娜的理由很簡單,只因為她為他拍照時,兩人的對話挑動了他內在的一根重要神經;因為她迷人。他甚至坦白地告訴安娜,自己並非不愛現任的女友艾莉絲。愛著一個女人卻還慾望另一個女人,這樣的可能男人應該比女人更加清楚。

反觀安娜的偷情便顯得深奧迷離了。一個可以在水族館當下就猜出是誰開她玩笑的女人,竟然會單純到在兩個重要關頭(與丈夫分手之際、投向情人之時)毫不隱瞞地說出背叛的實情,絲毫不防備男人因嫉妒所產生的憤恨?或許她真的寄望著愛情裡有一些寬宏大量?或許,她才是始終不說實話的人,不說自己愛誰,她所說的「實話」是冰冷的鋼鐵,點上了火藥就鑄成了炸彈,強者才能勝出。所以她要的是強者?愛情成了可有可無的點綴?

賴瑞無疑是最乾燥乏味的角色了,夠狠夠賤,然而在現實的世界裡,卻總是戰勝。

我最喜歡的角色艾莉絲演出著另一種悲哀。她自始至終給丹的是一個假名。我只能為她這樣辯解:在那個最大虛假的包覆下,她才敢那麼放心地付出愛情。當她說不愛了,抽刀便可以斷了一切的牽連,頭也不回的離去。男未婚,女未嫁,或者這種乾脆才是最快止住傷口,將傷害減到最低的方式。她知道這個世界容不下天真,「艾莉絲」是她揀到的一個早夭少女的名字,唯有在假名之下,她才能繼續這份天真。當然這恐怕也是最大的悲哀及諷刺了。

Patrick Marber的closer,無疑是一種諷刺,當劇中人靠得太近時,透出來的總是疏離。Patrick所近看的愛情,無疑只是一場棋局。

我們活在一個謊言的世界裡,同時受著謊言的傷害與保護,但不表示這個世界就沒有善惡與真偽。
「可能偷情的人才更有情感的潔癖對嗎?」黃香瑤這樣問。而我要說的是,愛情的幸福運作裡,必然有一些污點、一些灰色、一些妥協。有些實話不能說,有些謊言不能掀。那些堅持只說實話或堅稱自己只說實話的人,往往不是騙子或者就是太理想化了愛情。

而愛或不愛,永遠只有自己心裡最清楚。如果不要那麼悲觀,或許我們還能相信些什麼…

pauline 2005/4/28


延伸閱讀:
透明有多深?--《偷情》文:黃香瑤

男人的嘴臉—評偷情 文:藍祖蔚

暗室偷窺—評偷情 文:藍祖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