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旅行中的睡眠紀事

舒國治有篇文章寫到「用來睡覺」的旅館,他說最好是連馬桶浴缸也沒有,「你在走道的另一端把尿撒完再回到房間,徒然四壁,倒頭就睡。頂多是翻個身只見窗外一鉤殘月而已」。我覺得如此陽春的住所是誇張了點,盥洗用的衛浴和鏡子,還是要留在屋內比較好吧!除此之外,也要有乾淨的床舖才行。

旅行的那幾年,我總會帶著旅遊手冊,那時沒有衛星導航及無線上網的notebook,通常是在前幾天或是當天,按照手冊的指示,找尋合適的旅館。即便只是歇腳處,有時候結束白天昏頭轉向的行程,夜晚開車在陌生的鄉間小道,當眼前終於出現MOTEL閃爍的霓虹招牌,旅館竟也像守候多年的未婚妻一般,釋放出家的安慰。

當然這樣的安慰不是沒有意外。有次在紐奧良旅行,看上了一家印度人開的便宜汽車旅館,旅遊指南上寫著設備齊全還有游泳池,住進去才發現連蟑螂螞蟻也一應俱全。恐怖的游泳池已經長出青苔,別說下水,連靠岸觀賞的價值也沒有。

意外也不會只有一次,有時難以應變。有一回,我和兩個熟識男同學一起旅行(這通常是最不會出問題的組合),那時是旅遊旺季,為了省錢,我們同意合住一房,兩個男生擠一張大床,我睡外加的小床,幾天下來確實也平安無事。偏偏最後一天,我們抵達房間一看,先是差點昏倒,接著笑倒,因為大床居然是張軟綿綿的水床,只見兩個男生在那裡推擠、打鬧......。我其實不太記得最後到底是誰和誰睡了那張水床。

除了汽車旅館,有時我會借住朋友的公寓。同樣也在旅途上的朋友,彼此像是換殼居住的蝸牛。換了一個城市,一樣也搭地鐵、坐公車,沒人懷疑你是外地人,即便一切只是巧妙的偽裝,舉止不像過客,倒像是個若即若離的居民。陌生不曾帶來恐懼,唯有新奇浪漫,外帶一種只屬於旅人的散慢。雖然過了很久我才明白,許多事情是裝不來的,自以為純熟的演技,騙得了自己卻騙不了別人。但對說走就走的流浪者來說,會不會被人視破?只怕他既不清楚,也不在乎。 

大概是具備樂天的個性,才有流浪的條件吧!才會不知好歹的往前進,對於冒險有種莫名的興奮。

如果要貫徹流浪的氣息,睡在公園的鐵椅可能是首選,只是太過危險。在機場過夜的感覺,就恰如其分了。我曾經多次因為轉機或其他不明原因而夜宿機場。記得不久前有部電影《航站奇緣》,承襲了好萊塢一貫的誇張,我必須告訴大家,在機場睡覺才不是那樣呢!雖然說不上舒適,卻也不克難。不必拆椅子,到處都找得到舒服的沙發或是可以平躺的長椅,空調完善、視野遼闊。在琳瑯滿目的商店打佯之前,吃的、喝的、讀的、逛的應有盡有。等待次日飛機起飛的漫長時光中,被搭訕的機會大概也不少於呆坐在酒吧。

在機場睡覺得先靜靜的閒逛,漫不經心的勘查好睡覺的地理位置:有舒服的躺椅、離警察的哨站要近、沒有幽暗的死角。慢慢地,旅人一個個離去,大廳裡的空氣越來越冷清,直到最後一班飛機起飛,空曠的大廳只剩下你一個人兩個人,有時你也會發現,在機場過夜並不是太孤單的事。

旅行時,我總會帶著書,此刻往往是最理想的閱讀時光。小說也好,散文也罷,最好是詩

「會飛,和,不會飛

造成的世界觀多麼不同啊

在等待黎明、等待下一趟飛行的夜晚,一趟華麗的旅行也正悄悄的展開。

pauline  2005/8

圖片出處

http://www.route40.net/bannerlinks/route40motel.s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