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疑惑 困惑 我很迷惑(舊文重貼)

 

黃昏時接唸幼稚園的女兒回家,我問她:「Tiffany,妳有沒有想過人死了會怎樣?會到哪裡去?」

女兒回答:「人死了,會裝到一個大盒子裡去啊!」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妳有沒有想過,人死了會不會像妳現在一樣有感覺?如果有,會是怎麼的感覺?比如說,妳殺死過螞蟻和蚊子,妳會不會想牠們死了和妳死了有什麼不一樣?」我不死心地繼續問。

「螞蟻死了,也是可以裝在盒子裡啊!」女兒又說。

我確信她沒有想過人存在的這個問題後,又連問了幾個問題。像是:「太陽為什麼每天都出來?」「樹葉為什麼會掉下來?」這類的問題。女兒通通有答案。太陽和月亮一直追著轉;樹葉則是要冬眠。第一個答案很有神話的味道;第二個則可能是她將老師說的動物冬眠聯想在一起。

我心目中那聰明伶俐的女兒可能想過這些問題,而自己想出了答案,但也可能從來沒想過這些問題。我並不清楚。但是我清楚記得這些問題是我小時候常常問自己的,有些問題至今對我仍是無解。像是:人死了會不會有感覺?萬一死了就沒感覺又是什麼「感覺」?為什麼我是人,不是狗或是蘿蔔?宇宙到底有多大?什麼叫做無限大?

有些問題被人解答了:樹葉被牛頓的蘋果解決了。太楊和月亮的道理也被天文學家發現了。可惜我想了這麼多年,始終不曾發現什麼。

這兩天翻看著《蘇菲的世界》,驚訝地發現原來我是天生的哲學家性格。問題是我的思考並沒有讓我看起來更聰明,而是顯得更困惑。

當別人把聰明才智用在下一餐要吃些什麼?如何操作股票?如何瘦大腿而不瘦胸?如何預防非典型肺炎?哪個明星又和哪個明星拍拖之類的問題,我卻常把時間浪費在一些別人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上。

除了好幾年前在職場上竟也有模有樣地當個小主管(恐怕時間久了每個人都辦得到),我想不事耕耘、終日胡思亂想才是我生存的常態,難登主流市場。

喔喔,我可能在一個市場上還算得上主流,那就是婚姻與愛情。因為「夢幻」或許是愛情的主流價值之一。

幸與不幸,我的「哲學性格」至今並沒有除去。結了婚還整天想:「婚姻的意義是什麼?」「有沒有更好的婚姻制度?」當了媽媽還在想:「不生小孩子的日子會如何?」有一次我靈機一動,想了個「五年或十年一聘」的婚姻制度,被老公笑白癡。他笑我這辦法會吃大虧,我則是覺得這辦法太功利,理由不同,但結論都一樣──不是好主意。

唉,難為了我老公,每天除了工作、研究投資理財之外,卻還要供我吃飯、睡覺,無怨無悔(?)。換成了我,一定又要問:「為什麼要結婚?幹嘛娶一個女的吃我的、喝我的?」

感謝老公不是哲學家,我們於是相安無事。

總是想起米蘭昆德拉所引用的猶太諺語:「人們一思索,上帝就發笑。」那麼我大概是會被上帝笑死的那一個。但我的問題是:「真的有上帝嗎?」

貼於新聞台(一台和二台都貼了)的原篇名是<當寶兒遇上哲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