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書人因緣──《一座孤讀的島嶼》

人少的公司不見得不能鬥,特別是兵荒馬亂之際。可見我不是「好手」,而是新手,看不清這許多。離開的時候,該經理氣得跳腳,我拎著兩袋行李和她走在清冷的街頭,卻是一派輕鬆。準備收購卻沒買成電台的「新老闆」很夠意思,晚上設宴時緊握我的手,證明我是屬於這一國。不久後還找了辦公室,收留我們這一批被掃地出門的「難民」。

我沒踏進新辦公室,這段不屌的歷史,也從沒寫進履歷。因為那之後除了曾在中廣兼職,我哪裡都沒去;因為我懷孕了,手中握著是胎兒超音波照片,回家生小孩,遠離了職場的波折與流言。

這一走,我再也沒回去,人生就此轉了個大彎。

之後,過的是繭居育兒及文字工作生活。又因為看了電影《網路上身》(The Net),擔心不太出門、不好意思與朋友聯絡的自己,會不會除了家人,再沒幾個人可以證明我正活在這個地球?

新的人際關係卻還是從網路開始。開始,我便這樣畏畏縮縮、充滿好奇地認識了幾個網友,其中也包括了果子離。

認識了幾年,讀他的文章很久,因緣買了這本書。卻是在買書過了四個月,夜裡未眠,才在書裡發現這段文字。我人生中重要的轉折,被這個人拿著攝影機以不太相干的標題和角度記下了一小塊。

這很像果子離另一篇文章<天橋下的夢幻泡影>寫的:

「一個女子,找不到天橋的悵然,不會有人注意到,這個女子,靠著大樓鋼柱,光影折射,熙熙攘攘。喔,來了,一名男子,靠過來,並立,卻未交談,哦,不是約會,不是搭訕,只是鏡影交疊,不同的角度,不相干的兩個人,彷若有關係,彷若沒關係。」

而今,「找不到天橋的悵然」不見了,因為多了一些相濡以沫的關係。

人生很奇妙,看板不見了,多年後又找到了;工作不見了,新的事情填了進來。這些過往事件的拼圖,重新組合,重新閱讀,放入生命的版塊,竟發展出新的故事,一如這書本身,以及它帶給讀者的。

「閱讀是孤獨的,但弔詭的是,透過孤讀,生命竟然不再孤獨。」果子離是這樣說的。好像真是這樣。 

 

圖:布赫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