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買書的菜市場經濟學

1.      網路書店:如果已經鎖定某書(特別是新書),而且非買不可,那麼上網路書店會是會是最省時,也頗省錢的方法(新書一般是79,其他非新書,博客來大多是9折,金石堂便宜一點,大多是85折、或接近8折,誠品也是85折)。然而網路書店真正會讓人下場血拼的,不是這點折扣,而是那些和出版社配合的特價再特價、滿額再加送的活動。若搭配coupon使用,價格通常更低於折扣書店。

2.      折扣書店:在台北要買便宜書,上水準書局政大書城錯不了。水準書局號稱是最便宜的書店,根據不同的出版社而定,但常常可以打到7折。政大書城則貴一點。差別是政大書局寬敞舒適,老闆絕不囉嗦,大概是我最喜歡的新書店了;水準狹小擁擠,買書會加蓋店章(你不要了他會收購回來),有時還會撕掉版權頁(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最恐怖的是老闆不時會因為看你買的書而和你聊天,或順便要你多買幾本。水準書局是我中學時常去的書店,很有感情,大學畢業後因為工作忙碌而不再專程前往,幾經轉折,不知道它從光華商場附近搬到了師大路,重逢之時原本很歡喜,但老闆愛牽拖的個性實在有點讓人難以招架。雖然他嘴巴也甜(畢竟要做生意),遇到女生有時會誇妳一番,但常因為會推銷書,所以有點尷尬。最後一次去水準書局時更恐怖了,那次除了老闆,旁邊還坐了他的朋友,兩人開始五四三說些有的沒的「誇獎」,後來看我招架不住了,他的朋友於是說:「不要再聊了啦,人家的男朋友說不定在外面等。」雖說這話彷彿是誇我還年輕貌美,但當著眾人說這些,我實在是沒有任何高興的感覺。真希望老闆能改一改,因為那之後,我起碼半年沒再去了。

3.      二手書店:如果要買絕版的書,那就非得到二手書店了。有時並非絕版書,你又不在乎新舊,只在乎便宜的話,二手書店也是很好的選擇。有些書況還很不錯,就因為是二手書,便可以用五折(或五折以下)買入。有些二手書店也兼賣一點點新書。張惠菁的《你不相信的事》一上市,我剛好逛到華欣二手書店(而政大書城似乎還沒進貨)便以75折(?)買下此書。茉莉也賣新書,似乎沒政大及水準書店便宜,但還是有點折扣。不過也有一些非常新的二手書,剛上市不久,就被書主賣過來了。二手書店還有些書(老舊的暢銷書或滯銷書)會以類似一本二十,三本五十來賣,有時我也會在這區逛逛找找。我較常去的舊書店,主要是市圖旁邊的「古原軒」以及「茉莉二手書店」,我蠻喜歡「古原軒」,每次去人都不多,相較起來「茉莉」人就多了,此外以前常去「蘇格拉底」,好一陣子沒去了。另外偶爾也去環境清幽、女老闆年輕時髦的「舊香居」以及環境不怎麼清幽的牯嶺街。

4.      好書交換:書多了之後,慢慢要捨得丟,賣到二手書店是方法之一,不過大多是在一折以下。台北市圖每月最後一個週日的「好書交享閱」倒是一個值得推薦的活動。通常我會把不會再看的書拿到這裡來,這裡的書品相比較糟,但因為是「交換」,並不花錢,反而有尋寶的樂趣。你不要的,或許別人剛好要,反之亦然。而且絕版書不少,比如有回我找到黃凡的《賴索》(時報)以及黃春明的《小寡婦》(遠景),但後來回娘家才發現,黃春明的《小寡婦》早就有了,是我自己忘了。  有些書你或許不會買,但不要錢卻會拿來翻一翻。例如上週日我除了拿了幾本童書,並拿了商業暢銷書《僕人》、日本極年輕的小說新銳綿矢莉莎的《欠踹的背影》,以及我記得當年(高三?大一?)讀時覺得難看,但好奇想再翻一下的《海水正藍》。《欠踹的背影》的作者是1984出生的,所以這本書的原書主也很年輕,翻到書名頁,發現他(她)在上面寫著:「這本書對我來說很深奧,吃杯布丁吧」還畫了布丁及電風扇,真是有意思。另外,這裡換書的很多大概是舊書店的「專業人士」,他們往往是拿著推車菜籃來的,也是一景。

週日真是大滿載,下午抽空花了不到兩小時,帶了十八本書出門,殺到市圖的「好書交享閱」以及師大茉莉,同樣搬回十八本書,在茉莉買了張惠菁的《惡寒》、還買了奚密的《芳香詩學》、何雅雯的《抒情考古學》、九歌的《新詩二十家》(雖然很多都重覆收錄了)、以及阿盛的《千杯千日酒》。扣除賣了幾本舊書的錢(真的不多),一共只花了395元,真是感動得快哭出來。

問題來了,書買多了來不及看,往往會會發生重覆購買的情形。遇到這樣的事,我才會提醒自己:緩一緩,不要再買了!期限多長?其實也是看下一次的讀癮發作日。而這些重覆買的書,賣到舊書店太可惜,拿來送人應該可以達到收者實惠,送者歡喜的境界吧!

買書者有千百種姿態,自稱平生服膺「買書第一、讀書第二、編書第三、寫書第四」的傅月庵,聊到一些藏書家共同的樂趣:當書主要不是用來讀的,而是用來賞的──看版本、題署、版式,如此入迷的樂趣,我還是無法體悟。買書買到破產、買到肝腦塗地的境界,也是辦不到。我總覺得大概沒有什麼書是非買不可或非讀不可,貪書是有的,但也沒有「資訊焦慮」,很少會在書剛上市的第一時間去搶買。不過卻也越來越覺得,對一些喜歡的作家、或是覺得該支持的非暢銷好書,早點買下,免得日後絕版,也是一種心意;對一些狂賣的暢銷書,除非很愛,否則借來看看就好──我認為自己這番作為應該對鼓勵書市有點幫助。

總之,讀書重要,買書也是必要。共勉之~~

PS 本篇不談閱讀只聊買書

關於閱讀及買舊書的延伸閱讀

文學下議院@雜讀與圖書館的玩法  by waylim(歇斯底里動物園)

蠹魚頭的舊書店地圖/傅月庵/遠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