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夏姬

最英勇的一回,莫過於夏姬到夜店翻桌的故事。夏姬那時的男友是個花花公子,大概是哪個重要日子把夏姬冷落在家,她查到男友的去處,開車到店門口,車子大馬路上一擺,拄著高跟鞋走到男友面前,滿桌的辣妹帥哥,她二話不說,掀桌!還留著外頭一排被堵住的車子死命按著喇叭。

 仿若電影的情節,小畢說得眉飛色舞,我睜大眼聽,也只當是故事,沒有太多喜惡,同性的情誼或許單純一些。

 唱歌、吃飯、上pub跳舞、吃宵夜,和夏姬、小畢在一起做的,其實都是極其平常的事,只是下班後拖著疲累的身體,一段日子下來也覺得吃不消,我總是群體裡最早散攤的一個。那天手錶指著十一點半,我再提不起興致,告訴小畢,我先走。東區錢櫃KTV門口,依舊擾攘的騎樓下,小畢當眾摔東西。「還誇妳是最佳玩伴女郎,每次都最早走,什麼意思!」小畢火了。而這一摔,把我心裡某些薄脆的地方也摔碎。

 小畢事後道歉,但有些東西還是變了,我不再勉強自己,我知道自己還是喜歡小畢的慧黠、美麗、顧盼之間的風情,但不欣賞夏姬的風騷、潑辣,她的故事距離越來越遙遠。然而在夏姬淡出我的生活之前,因為一紙保險,依舊氣若游絲的將我們牽在一起。

 夏姬是保險業務員,當初要拒絕她非常困難。也不清楚她極辛辣、半世故的作風出了什麼問題,公司將她免職還查封她的辦公桌。夏姬氣急敗壞打電話來的那一天,滿是安慰的告訴我:「還好那晚不知道為何我把妳的保單放在公事包裡,總算保住了妳的保單。」我聽了不知如何反應,而那張保單也就認命的跟著夏姬漂流到另一家保險公司。一直到夏姬正式離開保險界,我的保單也由他人接手,我們才算是脫離關係。

 然而夏姬勁爆的故事並沒有因此結束。沒多久,她宣佈結婚,原因是她懷了孩子,那年她二十六歲,對象是個三十好幾的中年人。婚後夏姬改賣法拍屋,聽說更好賺一些。老公對她倒是一片癡心,可是她一邊賣屋,順便就住進別人屋裡,也睡了別人的丈夫。

 夏姬終究還是離了婚,孩子判給她老公,聽說那個男人始終捨不得夏姬。夏姬長得其實不美,獨獨一雙美腿,加上風情萬種的火辣性格,還是引來了一些男人飛蛾撲火似的膜拜。

 離婚後的夏姬,身邊的男人從沒停過。但這些故事或許比不上《壹週刊》所挖掘的名人八卦,還附上詳細的圖文解說,而夏姬的故事也就不再有傳奇性。

 小畢和我倒是斷斷續續有一些連絡。走過幾段曲折的人生,小畢的生涯還是銜接得很順暢,現在任職一家外商公司的高階主管,日前因為老同事的聚會而見了面,老公還是同一個,孩子也是。

 朋友之間還是派得上用場,有空聯絡一下吧!小畢這樣說。這方面,她比我念舊,更比我懂得維繫情感。突然間,她問我:「妳還記得夏姬嗎?」「那當然。」小畢說:「她現在還跟我有聯絡呢,老是為了她男朋友的產品找我吃飯,問我有沒有辦法進他們的貨。髮型也變了,不再是俏麗短髮,改披著又直又長的髮,好像那個誰?我們那個時代的一個民歌手。她現在對她的男朋友,可癡心了!」

(本文刊載於 -2006-05-15- 台灣日報副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