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巴士旅行

二十四小時的車程,巴士當然不是一趟到底,中途有些轉車站,有時一等也是一兩個鐘頭。此刻只好到街上閒逛,順便打發一餐。

        這些中途站不一定是什麼旅遊景點,吃飯也必須碰運氣。我記得某一餐吃到一家菜餚遜斃了的中國餐廳,加上當時並不是正常的用餐時間,空蕩蕩的餐廳裡只有我們一桌客人。我和老闆聊天,這才知道老闆和老闆娘都是數學博士,因為找不到理想工作,只好開起餐廳。

        回到車站,巴士嚴重誤點,已經逼近午夜,銀白色的日光燈下,映照的是乘客鐵青的臉。車站四周墨黑一片,在白光下等待游走的我們,被烘托得有如冥界幽靈。

        轉車當然也換了司機,這回上來的是聖誕樹體型的黑人。誤點據說是車子拋錨,司機的心情也就好不起來。

        夜間乘車,我和友人只敢坐在前幾排。我偷偷的從椅背間縫裡往後看,漆黑一片的座位裡,有著同樣漆黑模糊的臉孔,和東倒西歪的身體。

        黑暗中,每個人似乎都沉沉睡去,此刻卻聽到有人吵架的聲音,這才發現我們的巴士停在高速公路上,司機卻已不知去向。莫非我們正在夢境,巴士正擱淺在銀河軌道上?氣呼呼上車的司機把我從虛幻中拉回到現實。他叉著腰問道:「你們想不想知道剛才發生什麼事?」睡夢中有幾個人虛弱卻勇敢地回答:「不想!」而司機鼓著一張臉,就這麼憋著一肚子氣,且不時哼哼兩聲、碎唸兩句來排遣他的遭遇。

        巴士總算抵達紐約,出了高速道路,第一個印入眼簾的是好大的「SONY」霓虹招牌。我們再也忍不住繁華的引誘,打算直奔唐人街慰勞自己的五臟廟。下車前我突然問起我的日本友人,怎麼到處都有中國城、或是義大利區,卻沒有「日本城」呢?我的朋友不卑不亢地說:「因為日本人都散居在曼哈頓的住宅區。」我回頭看看SONY的雄偉招牌,那是日本泡沫經濟爆發前的一九九○年代。

        最後灰狗巴士的司機為了車子誤點、路上和別的駕駛吵架,以及轉車的種種不便向乘客致歉;並請大家不要故意拿錯別人行李,且祝福每個人都發財,以後不要再搭灰狗巴士,做為告別。

        那一年我當然沒發財,回程時搭的還是灰狗巴士,而且花到全身上下只剩下十塊美金。更不幸的是,就在我下車上廁所,掏拿衛生紙時,十塊錢紙鈔也掉出我的口袋。我心想,這下飯沒得吃,還得一路走回學校,實在有點慘。
       

正當我低頭找錢之際,一個年輕的黑人走過來輕輕拍了我的肩膀:「這是妳掉的吧?」我看到他一手握著鈔票,一手指了指我的牛仔褲口袋。

        旅途總是充滿意外,黑暗中我其實看不清那個年輕黑人的臉,但想必是一張天使的臉。我多想給他一個擁抱,然而一直到下車,我卻只看到灰狗巴士開走時,車後揚起的一片輕煙。


(刊於7/12自由副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