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讀書小札11-15

上網路書店查《閱微草堂筆記》,發現如今只有三民出版,共分三冊,且每本皆厚達七百多頁。當下心一涼,那麼厚一本,如何當成床邊書,躺在床上翻讀?拿來當枕頭還差不多。

如果有人知道比較理想的版本,並知道哪裡買得到,麻煩告訴我一聲。

比較眾書友,我買書算是很節制很理性的了。反正家裡的書暫時也讀不完,很少在書一上市就去搶,有些書錯過了就錯過了。好比自讀了《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輕》之後,我便很喜歡米蘭昆德拉,但他的書我還是收不齊,其中一本是《生活在他方》。沒有就沒有,但因為不時在一些散文讀到提及此書,而讓我心癢難耐。可惜此書已經絕版,方才上網一查,皇冠7/17又要出版了,大喜。

 找書,還有一個途徑,那便是上拍賣網了。我只試過一次,可見我對書一點都不癡。那次是買某位我極喜愛的詩人的絕版詩集,出價前好幾天都無人聞問,可是就在我出價之後十分鐘,突然殺出買家,接連兩次出價,我懷疑有人作價,火大不買了。

 朋友聞之,問道:「那詩集到底飆到多少錢害妳不買?」

我支吾地說:「兩百多塊!」

「什麼?兩百塊妳就放棄了?這樣怎麼當粉絲啊?」

我大笑,我大概是太理性了,很難當粉絲。不過若有人蓄意哄抬價格,讓我當冤大頭,那我可不爽,絕非我太無情。這樣的心情應該很容易瞭解才對。

14. 向田邦子的新書

雖然很少買新上市的書,但難免有例外。向田邦子是其一。我認識向田邦子極晚,當文友天使向我推薦向田邦子的《父親的道歉信》時,那時只有水牛出版社出過此書,但因為書已絕版,可遇不可求,我只好記得了這個人名。不料去年商周重出了《父親的道歉信》,因為好評不斷,我很快就買了。讀完真是喜歡極了。我也一直惦記著有空要好好寫寫這本書(但一有空卻只能先寫別的、讀讀書及寫點札記罷了)。

 日前,麥田又出了兩本向田邦子的新書。我知道以《父親的道歉信》賣座的情形,稍等一陣子,書還是買得到,但一上網路書店,《向田邦子的情書》便在那裡招手,我真是忍不住了。週六去政大書局,遍尋不著,遂問櫃台,小姐竟指向另一本同時間上市連城三紀彥的《情書》(她以為就是這本),原來《向田邦子的情書》已經賣完了,必須再進貨,我先買了《回憶.撲克牌》,且等不及書店進書,而轉向網路下單。 

15. 借了幾本書

認識書友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互通有無。過去我便不定時和一些文友換書來讀。

有人喜歡送禮/書,有人喜歡收禮/書,我都不喜歡,覺得麻煩。但借倒是可以,有借有還,再借不難。

日前,因為與幾位書友相見,我借了幾本書。不知道可不可以提及這些苦主的名字,且先不提,但書倒是可以一提。

有兩本不同版本的帕斯詩集。一本是桂冠出的《太陽石》,一本是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的《奧克塔维奧.帕斯詩選》。我喜歡帕斯始於讀了他所寫的《雙重火焰:愛情與欲望的幾何學》,著迷於他的雄辯以及有情但不濫情、多情卻不放蕩的迷人風采。這位好心書友一聽,遂遞給我這兩本詩集。我在借書本子上畫押,苦主儼然是私人圖書館館長,這很有意思。

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的《奧克塔维奧.帕斯詩選》這本詩集是軟精裝,頗美,故掃描下它的身影。

另一本是蟬時雨》。借書另一個好處是有些書你不會買,但別人說好看,你不免好奇,借來看看。也許讀了就喜歡了,跑去買一本回來;也許還是不喜歡,如此便省了些冤枉錢。

還有一本是《羅丹藝術論》,原本我無意讀此書,但因苦主說好看,願意一借。相對其他幾本,這本我很快就讀完了,確實有不少精闢的見解,雋永的句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