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逛公園

公園裡的流浪漢特別多,我很喜歡看他們,只因流浪者個個像謎,看起來自有一股迷人氣息。他們多半像哲人,大白天躺在長椅上睡覺、沉思;有些則像詩人,搖頭晃腦私語,不時露出微笑。我確實見過一些流浪者吟著詩句,甚至端著書籍雜誌閱讀,即便細想他們的處境時,感到幾分淒涼,但他們內心的世界究竟想些什麼?外人卻不得而知。反倒是城市裡那些打扮十足波西米亞風格的人,泰半是小布爾喬亞,生活單調繁忙,於是依靠服飾來加添浪蕩的氣味。

  公園裡也可見到一些人野餐。有次在青年公園,看到幾個中年婦人圍著一塊大石桌,就這樣辦起了野餐會。看看菜色有什麼?珍珠奶茶、蚵仔麵線,還有滷味。婦人們為家人操勞了許多年,如今孩子大了,總算能回味學生時代,和三五好友郊遊踏青的樂趣。也不知是天氣熱,還是話題熱?聊著聊著,婦人的臉上竟出現少女般的紅暈呢!

  除了看人,逛公園不免要看些花草樹木,或鳥魚蟲獸。公園裡有野生的蟋蟀、蝴蝶,以及特意培養的鯉魚及花木,但我最喜歡看的,其實是寵物。

  通常是人牽著狗,不,應該說是狗牽著人。狗在前面狂奔,人在後面像拉著繩索衝浪一樣驚呼連連,要不,就像是名畫「拾穗」裡的農人一般,十分虔誠的低頭撿拾狗兒大便。怎麼看狗兒都像主子,主人反而像狗。有些太興奮的狗也會衝過來嗅聞我的腿,這時我會滿臉堆笑,「咕嘰咕嘰」牠們一下,聲調冷靜地說一聲:「好可愛!」內心卻慶幸除了養小孩之外,不必再養狗來折磨。

  你別怪我刻薄,在城市裡住了三十幾年,言詞若太有溫度,很容易被懷疑是詐騙集團。不過我倒是建議每天在都市叢林攀爬銅牆鐵壁的人,走出寒氣逼人、行人表情泰半如僵屍的捷運通道之後,應該拐進公園走走。特別是當你看到小孩如同君一樣騎著小木馬狂搖,或是像馬戲團的空中飛人那樣盪著鞦韆,而一旁的父母無怨無悔、深情款款的凝視著他們的「小情人」,你會發現這個城市依舊充滿愛、充滿歡笑,人的內心還是十分柔軟。

  走出公園之後,外面常見零星攤販,如同一個小型市集。好比青年公園外頭,有人賣關廟鳳梨、有人賣蔬菜,而最有趣的,莫過於一些剃頭擔子。剪個頭只收一百元,也不必洗,風一吹,落下的煩惱絲便隨風散去,反正是有機物,環保極了。剪髮的多是三十幾歲的婦人,理髮的全是上了年紀的老頭,光天化日下說說笑笑,不怕誰被誰佔了便宜。

  公園外的經濟活動,倒也反應一些景氣。理髮廳的老闆娘拄在門口嘆氣:唉!時機歹歹,生意少說被搶去了兩成。

  過了馬路,我通常會到附近的咖啡廳坐坐。常去的咖啡廳,固定的時間裡總有固定老面孔,你若是耳尖,不出幾次,大概就可以把對方的底細摸得一清二楚:小孩讀什麼學校?補習班流行哪一種教學?老公外遇的,第三者到底有多賤?台積電最近漲了多少?老闆和秘書之間到底有沒有一腿?政治人物又鬧了什麼笑話?舉凡從菜錢到國際金融行情,從街坊鄰居的八卦到國家大事,走一趟咖啡廳,該知道與不該知道的,差不多都知道了。

  此刻街燈已朦朦亮起,夜之序曲正等著上演。望著樹影婆娑的公園,不禁回想起高中時,和同學在中正紀念館,躺在廣場上抬頭仰望星星,訴說年少輕狂的夢想;也想起大學時和戀人在樹間私語,牽著手在月下散步的情景。

  而匆匆十幾年過去了,台北的公園要比過往華麗許多,晚上的公園也不再那麼陽春,演唱會、音樂會;爵士的、古典的、熱門的……一場場或激昂或曼妙的表演,就在城市的公園裡,像花朵一樣綻放。

  我伸了伸腰,豔羨地回望公園一眼,看看手錶,是該回家做飯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