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讀何獻瑞的兩本小說

郝譽翔在《線索》的推薦序中寫到這本短篇小說集「其中有些篇已經相當完整,而有些則意念尚未發展完成,但獻瑞確實是一個很特別的作者」。由於是新手,何所寫的一些故事其實沒有擺脫極短篇小說常見的刻意營造出人意料的結局轉折、人物欠缺深度等等缺點,但不可否認有幾篇相當有趣的。比如我正因為有幾篇不喜歡先「快轉」跳過,或是正思考其缺點,斟酌著換成我會如何寫時,卻讀到他別出心裁的最末一篇<管我的小說怎麼寫>。這篇除了嘲諷媒體的勢利眼之外,也帶著自嘲,甚至嘲諷了我這個讀者──妳管我的小說怎麼寫!充滿後設的趣味。

接著再讀他的長篇小說《線索》,作者在放慢敘述步調之後,對於文字及場景的經營顯得較為用心,也更為順手。也許是年輕,作者對其虛構的故事人物尚未能做到深入的心理刻畫,部分情節的合理性也嫌不夠。這對希望故事更合理、真實的讀者而言,難免容易挑剔這些缺點。

然而有趣的問題是,作者到底想表達什麼?

從上一本《買張面具吧》開始,作者約莫就是想控訴這個世界的虛偽、荒謬。雖說是「控訴」,但作者的筆調是冷靜、平實的。我認為這是他的優點。而到了《線索》,依舊是繞著荒謬這個主軸。

郝譽翔說得好:「在《線索》中,所有的人物彷彿都陷入一種卡夫卡式的困境中,身不由己

然而,何獻瑞是否因此對世界充滿悲觀?

顯然不是,他在小說末尾勾勒出一種超越的可能性。

何獻瑞的小說,看得出他的出發點是出於自我對世界的困惑,「其實我的作品就是最真實的我。」他說。但不諱言的是他對其他人的觀察還可以更深入,他在描寫人物上有較為浮面的缺點,然而可喜的是,何獻瑞十分愛好旅行,或許他的目的正是為了多觀察這個世界,並累積大量的寫作資源與能量。

台大工商管理學系畢業的何獻瑞,在創業四年之後,竟然棄商而從事文藝創作,足見其特別之處,前一陣子他甚至還到印度加爾各答的垂死之家擔任志工。相信以這樣的精神以及經驗必然能帶領何獻瑞本人及他的下一部作品到達更高的深度。除了祝福,更值得期待。

此外,因為無意間出版朱少麟的小說而大賣的九歌出版社,其擘畫的「小說新人培植計畫」,願意提供二十萬給新人出版長篇小說的機會,這種不管輸贏,先讓創作者有個開始,圓一個美夢的作法,確實很有遠見。台灣作者文學書的市場萎靡已久,我們樂見這樣願意為文學創作紮根的出版社。

小眼睛先生的文字國

http://www.hohsienjui.com/ (他是一個很願意提供旅行經驗,樂於幫助網友的旅行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