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已經來不及了!

嚴格說起來,我較認真、自覺性的寫文章時間很短,大概就是這兩三年的事。雖然國小到高中,也曾有一些文章刊在校刊上,或是被國文老師在課堂上朗誦一下。不過在上了大學之後,很快就覺得自己才華黯淡。雖然也愛思考,但常常想到一半就覺得頭痛,加上生活單純,便覺得當一個天真浪漫又可愛的人也沒什麼不好。

有些文藝青年在步入社會之後,因為生活重心的轉移、壓力日增便不再寫作了。而我則相反,因為家庭生活封閉、翻譯與寫手工作多半也只是「做工」的感覺,加上部分思想也較年少時成熟,開始有了「想寫」欲望。

雖然沒有非寫不可的理由,不過多少有紓發情感、自我實現的功能。

「多寫會進步。」這樣的道理小學生都懂,我自己也有感覺。前陣子為謝謝我的老師的鼓勵與指導,遂與之吃飯閒聊。他用鼓勵的語氣告訴我:「妳有進步,算是很不錯。」我聽了,小喜,但,總還想要更好一些。

我的文字還算通暢,看似一氣呵成,其實不然。我打字時會結巴,好似口吃,萬一頭腦混沌時硬寫,感覺更像便祕。於是對那些詞藻豐美,下筆如行雲流水、滔滔雄辯的作家,我總是非常羨慕及仰慕。

記得有次讀到駱以軍談自己的寫作,他說:「我是學徒型的小說創作者,我抄寫過川端康成、張愛玲、昆德拉、卡爾維諾……等人的小說。」在《我們》一書中的某篇文章,他也曾提起自己那段抄寫小說的日子。

「抄寫經典(短篇)小說及散文!就這麼辦吧。」某日我突然心生這種發奮圖強的強大意志,打算試著進行這項偉大計畫,看看是否能沾染一點大師的文氣。那天,也輕描淡寫將這想法詢問老師。

沒想到老師聽完竟說:「妳這樣做來不及了!」

我已經來不及了?我大驚,心想,我才要奮發,老師您這樣說未免太老實殘酷了。

還好他接著說:「抄寫文章是好方法,但最好是年輕時,那時像一張白紙,加上記性也好,抄寫才最有效。而妳現在對文字早有定見,老實說文字也不算"有問題",加上時間也不容許,妳還要照顧小孩,時間瑣碎不是嗎?不信妳試幾天,看看成效好不好。」

他說,最好的方法還是閱讀。我想想也是,閱讀與思考是寫作不二法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