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年終回顧

投稿與文學獎

由於個性懦弱,害怕挫折失敗,所以我從小就很討厭參加比賽。連投稿被退稿也是覺得是奇恥大辱,真是相當峱種。

但話說回來,我的個性還算蠻有進取心,所以結婚離開職場之後,還是加減做些文字工作。

然而文字於我,好幾年來,都只是一項賺零用錢的工具。我很少藉由它來紓發「多餘的情感」。或許是太過功利,前幾年,我漸漸對自己部分的工作感到厭煩。

新聞台是我第一個釋放「多餘情感」的地方,不過那時寫的東西很實驗性,有時為了吸引點閱率、討好讀者,寫過一些話題性的短文,也偶有幾篇文章「爆紅」。總之,我初期在網路上的表現很怪,算是相當不成熟。

所幸一年後,我就找回自己對閱讀與書寫的熱情,心情穩定踏實,不太在乎網路書寫潮流了。接著因為進取心(咳咳),我又做一件讓自己感動的事──去阿老師家上課。

一開始,我對私淑班這種師生情感不太習慣,有次對同學批評文章時動輒以「這樣去參加文學獎或投稿,一定會被打下來」的說法,也頗不以為然。於是「仗義直言」了幾句,沒想到被罵的人居然是我。

老師說:「參加比賽、投稿,無關乎清不清高、功不功利。人家設了獎,你自認有實力,就去參加,天經地義。同學的批評,就當是好意。

被罵之後,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加上自從有比較強烈寫作欲望之後,相對的,也有企圖心,何必因為怕失敗、怕丟臉,而裝做毫不在乎呢?

就這樣,我開始比較認真的寫文章、投稿、參賽。

今年其實參加了四五個文學獎,有得也有失.除了桃園縣文創獎是地方級的獎,其餘幾個都算是全國性的獎(只是三大報的文學獎,我還沒有參賽的自信)。「假面迷蹤」這篇,我自己算是喜歡,桃園縣算是地方性中較大、獎金較高的獎,雖然只得第三名不太滿意,但大抵上還算開心。

最近得的獎是第一屆懷恩文學獎,老實說,那篇我頗不滿意,急就章寫下的,入選算是矇到的。接到主辦單位聯合報打電話來的時候,雖然一方面因為得獎還算高興,一方面卻很想去死。

有趣的是,打電話給我的是王盛弘。

那時我正在開車,電話那頭,盛弘非常正經規矩地說:「妳好,請問是某某某嗎?我是聯合報副刊編輯王盛弘...」

我:「啊!啊!盛弘!」

王盛弘似乎被我嚇到,問道:「妳是?」

我:「我是寶兒啊。」

盛弘:「啊!是妳啊。喔,我不知道妳是寶兒,我是要恭喜妳參加...」

***

很抱歉,前不久消息在老師新聞台留言版上被人好意放出來時,幾個同學的道喜我沒反應,因為我自己覺得寫得不好。

另外,讓我有些不太自在的是,前幾天我得知老師恰好去評這個獎,我很擔心是老師「偏愛」所致,結果今天看聯合報的決審記要,我得到的一票是張曉風女士投的,鬆了一口氣。(想像一下如陳定南的處女座潔癖龜毛性格吧。)

(但話說回來,老師你為何不投我一票呢?這樣我可以多拿一些獎金啊

***

參加比賽,另一件有趣的事是看評審會議記錄,以前我很少讀這些東西,不過最近讀過一些之後,覺得很有意思,聽這些評審如何判讀一篇作品的好壞,看每個評審看法的異同處,對寫作其實是有幫助的。

這也讓我想到一些事,因為評審好惡不同,文學獎當然也不盡然公平。張大春有篇文章寫到:「文學獎評審沒那麼幸運,他們非但不認識來參賽的作者,也沒有與作者進一步溝通認識的機會,所以一個應該使出,便定高下去留。所幸開會是合議制,三五人說來要比一人民主。」加上一般文學獎都有初審、復審、決審三關,所以還算是合理且公平的。

張大春又說到參賽者:「他們都不是笨蛋。有部分的參賽者甚至經常密切注意著歷年各種文學獎。他們大都知道:「已經」得獎的是些甚麼碗糕。這一點體貼,可以從前一年得獎與後一年徵來的作品勾勒出很具體的線性關係。你可以說:他們很能知道大勢所趨,比之托弗勒、奈斯比、大前研一和詹宏志毫不遜色。

如此說來,我這「新手」尚在笨蛋的階段,真的那麼善於分析寫作策略其實也很厲害。不過我更同意最後一句:「善於細膩分析的人可能會反問:『如果評審不連莊,前後兩年同一獎項怎麼會選出類似旨趣的作品呢?』

***

總而言之,如果寫得出來的話,比賽是這兩年我會努力的事,也是階段性的事。把此事寫出來是希望自己多少要努力.現在趁著有老師砥礪、催促,也算是驗收成果吧。

當然,能夠長久地寫下去,才是我最期望的。

寫作與閱讀,自成一個循環,如果寫不出來,閱讀本身也帶給我相當大的滿足。

部落格走向

我一直希望這個部落格能夠言之有物,主題鎖定在閱讀、電影,以及放置一些個人的文字創作。文章儘量不要太隨便。

不過寫部落格時,我的確比較輕鬆,隨意寫下的文字居多,加上我總會忍不住寫些和自己「肚臍眼」有關的事,於是難免有些流水帳。老要等到我有比較滿意的文章才放上來,恐怕我自己都會等得不耐煩。

不過因為本部落格在yam.Blog裡,我將它放置在閱讀這個類別,所以儘量不想掛羊頭賣狗肉,寫些和閱讀無關的事。雖然吃飯噎到、走路跌倒、昏睡不醒、接送小孩、這些事還是佔去我生活很大一部分,但是這些除非也和閱讀相關,否則我大概都只會在留言版上寫寫。

儘量維持住本格之調性,這或許也和潔癖有關。

過去我也不寫網聚之類的事,一來是懶,二來是覺得把見面的過程、之後的心情寫下,然後彼此對照著看,且連不認識的人也湊熱鬧圍觀、哈拉,這種感覺很怪,一點神秘感都沒有。不過現在倒是沒那麼敏感,心血來潮時偶爾會寫寫,但不一定就是了。

此外,我的發源地--明日報新聞台,除了保持舊文,其實也還貼些比較完整的文章.只是步調較慢,過去有些朋友是在那裡認識我的.也習慣那邊的介面,若不介意我那裡極其緩慢的步調,就在那裡交流吧.

認識一些新朋友

每年我都因為網路認識一些新朋友。一開始,我確實擔心像報上寫的那樣,和網友見面後就消失不見、或被人殺掉,但慢慢也比較放開心胸,主要是這些網路上認識的朋友,很大一部分是志同道合的,而且也沒有轟叭之類的怪異網聚,多半就是買書、喝咖啡(好吧,我承認這些都是無趣的老人活動),但這些對我婚後繭居的生活,無疑還是增加不少趣味及活力。

總的來說,今年在散慢中略帶著一點積極的步伐,一路走來,頗愉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