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子圓舞曲

關於部落格
阮是文明女,東西南北自由志,逍遙佮自在,世事如何阮不知...──跳舞時代
  • 152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訪小小書店

再訪小小,與dannyboy相見

或許因為這份憂心,加上同在樂多築巢,我總是不時讀到小小的文章,之前也聽幾個朋友談起沙貓貓,所以經常注視著她們的一舉一動。

後來得知熱情、可愛也有地緣關係的雨漣不時定居小小,她告訴我dannyboy回台了,遂居中聯繫,讓我們兩個都自稱懶散的中年人見一見。

我知道dannyboy這個人,是因為他買了一本我的譯作《》,他並托雨漣向我要了簽名。那時我頗感意外,心想我不過是譯者,怎會有人來要簽名?後來和他一聊,也讀了他這篇「小小之約」,才知道他是讀了我寫的<難以告別--張惠菁>,動心買下《告別》,並且喜歡上張的文字。這樣的話聽了真叫人高興,雖然是張惠菁自己的才華聰慧動人,但自己推薦欣賞的作家被深深喜愛,真是讓人開心。

daanyboy也曾來我的台子,告訴我之所以買《鹽》的典故,是因為小布希公開說他去渡假時讀了這本書,但因為小布希不愛讀書,因此受到有些刻薄的取笑。

不過dannyboy大概不知道這本書對我也意義重大。除了譯此書時,正逢城邦被tom.買下的大地震。同時因為本書跳脫了我原本熟悉的公關及行銷領域,加上作者的博學,不斷考驗我的知識,遂令我重新思考到底應不應該繼續當翻譯?喜不喜歡當翻譯?是不是一個夠格、夠好的翻譯?那時育兒的瑣事多,總覺得自己很無能,因此沉潛了好一會兒。到這兩年,才對自己恢復一點自信。

接書時編輯告訴我《鹽》在歐洲頗有好評也暢銷,她很有信心。但我心想這麼冷門的書在台灣能賣出幾本?那時我沒有部落格,即便有,個性上也不太敢說。我覺得我能做的、該做的,是讓自己成為一個死心塌地的愛書人,才能對自己翻譯的更有信心。於是開始更大量的閱讀,同時也帶動我那隱藏很久的寫作欲望。

這些心路歷程,是旁人不知道的。

dannyboy溫和、散慢(他自稱),但讀過我不少文章,叫人意外。他也提到我另一文,正好也是常被朋友提起的。除非他特別會做人,或特別聰明,否則他提到的三點都讓我感動,當然我絕對願意相信他非常誠懇,外加聰明敏銳。

而我則是對他與阿祥的忘年情誼十分好奇,他們兩人不間斷的通信對話,雖是公開的、卻很自在。我對人與人情感很感興趣,特別是男性的友情似乎普遍比女人之間的友情穩定。dannyboy卻說,他沒想過為什麼,我想這真的是男人友情模式吧!

我見過一些網友,有時不免會有想像的落差,常常需要多聊一些,才能讓腦海裡的影像重新對焦,和眼前的人重疊。但看到dannyboy卻是第一眼就認出來。

這次的聚會,我另外也找了yihwapk2,一來也是雨漣建議這樣比較有趣,可是他們兩人忙著在小小看書架,我和dannyboy又一見如故,正覺得不好意思,要出去找他們兩位時,居然看到銀色快手坐在書店裡的一張小桌子前。熱情的快手看到我便瞪大了眼睛,直說有緣,我和快手已是舊識,見到他很意外也很高興。比較不好意思的是對yihwapk2位。但看他們也忙,之後又有其他事,便互相告別。我和dannyboy、雨漣、快手四人,續聊到四點,直到必須趕回家陪小孩。

那是一個頗美好的下午。只可惜主人沙貓貓病了......

三訪小小

讀了dannyboy的小小之約,加上覺得沙貓貓和她的夥伴這麼努力且有理想的書店實在值得鼓勵與支持。所以就決定再去一次小小。

星期六(11/25)我去了小小。這天原有兩個活動,我先是答應了水瓶子去大稻埕走走,但偏巧有河book開幕了。到底去哪裡我猶豫不決,加上先生這天難得在家,我索性哪裡都不去,安心地坐在家裡煮飯、睡覺。午後,女兒吵著要去游泳,我最討厭游泳,所以沒跟去。

大概是那天外頭的氣氛太歡樂,他們出去了,我也忍不住出門,去了小小。

小小的店員裡裡外外記性都好,坐在外頭綁著兩根捲髮的可愛女生,先一眼就認出我(高個子在吧檯的那位也認出我,可見我那天真吵),並倒了一杯水給我。

沙貓貓更驚人了,幾個月前的匆匆一眼,她不僅也記得,而且還記得那天我和coolchet坐在哪一桌喝咖啡。沙貓貓說自己這認人的本事,也許是適合當老闆娘的一種特質!確實,換成是我,不忙時便已經常恍神,忙起來大概會喪失記憶吧。

說起我開始對小小有了感動及一點真情,並不是初見,而是在部落格看到她們不斷地推出一些文學講座、寫作課程、讀書會、親子讀書會,讓我知道她是認真的、十分有想法的書店經營者。第一次邀許悔之來的藝文講座不是為了「開幕」的火花而已,而是一項長期的計畫。書友會、讀書會都是她的「理想書店」想要有的元素。

我告訴沙貓貓我的這點感動之後,她為我講了更多關於每個作家(比如駱以軍、許悔之等等)來小小時對她說的一些話,以及內心的感覺,這部分當成閒聊,就不轉述了。

之後,我也問到:她為何選擇永和這個地點?金石堂就在不遠處是否是威脅?為何經營網路,真的有辦法吸引外地讀者嗎?如何定書價?這種種的問題,她都一一為我解答了。我知道她真的很有想法,而且絕對是一個懂書的人,這看她挑的書、辦的書展及藝文活動,就可以知道這是個道地文人辦的書店。

「小小書店」小小的,但很美。我記得有一段對話,沙貓貓說:「她有時會覺得她把書店『生』得太美,對不起一些流浪漢,因為有次她看到一個流浪漢在她的店外頭徘徊很久,就是不敢進來。可是也沒辦法,我要在這書店裡待好久,總是希望很美。」聽這話,我笑了,因為知道沙貓貓喜歡舞鶴、迷舞鶴,便知道她這話不是矯情。

由於沙貓貓的健談,我們聊了好久,我笑說:這次聊天已經用掉我一個星期說話的量(間接導致我的短暫失語症)。比預計溜出來的玩耍時間多了一些。

離開時,我看著她堅定身影,忙著招呼下一個客人,在這個週六午後,客人人數其實和她們的付出不成正比,我雖知道小小一定會更好,但還是不免擔心。

(照片借自dannyboy的部落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